三个好友进山修道,吃了无数的苦,结果竟是这样!

时间:2019-06-14 23:16:14来源:蘑菇街首页  阅读:(47)收藏复制地址
转载:

在华夏五千年文明的历史长河中,进山修道的人一直络绎不绝,同时也出现了许许多多不能用所谓现代科学来解释的现象,这也是神传文化中最神秘、最精髓的一部分,只不过随着现代科学的发展,人越来越看重肉眼可见的物质利益,人类离这些“道”越来越远罢了。


《太平广记》卷第十七收录了唐代记载奇闻异事的《续玄怪录》中的一篇,该篇记述了裴谌、王敬伯、梁芳三个人进山修道的故事。


裴谌、王敬伯、梁芳三个人结为超脱世俗的好友。隋炀帝大业年间,三个朋友一齐进白鹿山学道。他们认为炼丹化金银的法术以及长生不老的仙药一定能求着。至于腾云驾雾,羽化成仙的功夫,只要苦修苦炼,也是早晚能成功的。然而,他们经过十几年的内功修炼,采集仙药,历尽千辛万苦,手、脚都磨起了老茧,却仍然什么也没得到。


古人 修道

三个好友进山修道,吃了无数的苦,却仍然什么也没得到。

后来梁芳死了,王敬伯对裴谌说:“咱们背井离乡,不听美妙音乐,不吃美味佳肴,不看美丽女色。离开华屋而安居茅屋,看低享乐,自甘寂寞,难道不是为了有朝一日乘云驾鹤,游戏蓬壶。就算成不了仙,也指望能长生不老与天地同寿。然而如今仙海无涯,长生也没达到,继续为成仙辛勤,也难免一死。我想要下山,乘肥马穿轻裘,欣赏音乐亲近美女,游历京城胜地,玩够了再去追求建功立业,以求在世间显身扬名。纵使不能憩于三座仙山(传说中的蓬莱、瀛州、方丈三座海上仙山)、饮宴于天宫瑶池,不能乘着天马神龙听凤歌看鸾舞、日日与神仙为伴,也可以在世间升官发财,使自己的画像入选功臣‘凌烟阁’,置身于卿大夫中,多么自在啊!你为什么不回去呢?不要白白死在深山里。”


裴谌说:“我是看破红尘大梦已醒的人,不会再入迷中往低下走。”于是王敬伯一个人出了山,裴谌挽留他,他也不听。当时是唐太宗贞观初年,王敬伯不但恢复了原任的官职,而且在旧职的级别上被新任为左武卫骑曹参军。大将军赵朏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不到几年他就升任为大理寺的廷评,穿上了红色品服。有一次他奉命出使淮南,坐船走到高邮,当时他的船队仪仗森严,威风十足,江上的民船都躲着不敢走。


他奉命出使淮南,坐船走到高邮,当时他的船队仪仗森严,威风十足,江上的民船都躲着不敢走。

王敬伯奉命出使淮南,当时他的船队仪仗森严,威风十足,江上的民船都躲着不敢走。

这时天下着小雨,忽然有一只小渔舟出现在官家船队前面,船上是一位头戴斗笠身披蓑衣的渔夫,划着桨很快地驶过船队,像一阵疾风。王敬伯以为自己是朝廷派出的使臣,威震远近,谁都敬畏回避,这个渔夫怎么竟敢穿过自己的船队?仔细一看,那渔夫竟是当年和自己一起在山中修道的裴谌。


于是赶快派船追上去,请裴谌上了大船,进舱坐下,握着裴谌的手安慰说:“老兄久居深山,抛开了世上的功名利禄,竟然一无所成到了如此地步。可是风拴不住,影子抓不住。古人厌倦了长夜,还要点着灯烛出来游玩,何况你从青春年少起就一切都抛弃了呢?我出山后才几年就做到了廷尉评事,由于我办案公正受到朝廷赞赏,天子特赐了官服。淮南有一件疑案最近上报到大理寺,皇上命令派一个干练的官员到淮南复审疑案,我被选中,所以才有这次淮南之行。我现在虽然还算不上飞黄腾达,但比起山中的老翁还是要强得多吧。裴兄你却仍像从前那样甘心在山中埋没了自己,真是令人称奇、令人称奇啊!不知裴兄需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裴谌说:“我一个山野中人,早把心寄托于闲云仙鹤,拿那些毫无价值的东西来吓不着我。我沉下去,你浮上来,像鱼和鸟各得其所,何必自以为是向我炫耀呢?人世间所需要的东西,我都可以给你,你拿什么来给我呢?我和山里的朋友一同到广陵卖药,也有个歇脚的地方。在青园楼的东边,有一个几里宽的大樱桃园,园北有个行车的门,那就是我家。你办理公事稍微有空时,可以到那里找我。”裴谌说完,就匆匆离去了。


修道 隐居

裴谌说:“在青园楼的东边,有一个几里宽的大樱桃园, 沿着樱桃园,园北有个行车的门,那就是我家。”

王敬伯到广陵十几天后,空闲时想起了裴谌的话,就去找裴谌,找到了樱桃园,果然有个车门,一打听,果然是裴家。王敬伯被领着往里走。起初周围挺荒凉,越走景色越好。走了几百步后,才到大门,门内楼阁重重,花木超凡的秀丽,好像不是人间的地方。青烟白雾缭绕,景色无比秀丽,无法形容,阵阵香风袭人,令人神清气爽,飘飘然感到好像身在云中,看着自己为官乘坐的车也不重要了,看着自己的肉体好像腐烂的死鼠一样毫无价值,看着自己那些随从好像蝼蚁一样卑微。


不一会儿,听见轻微的佩剑撞击的声音,两个青衣人出来说:“裴郎来了。”只见一个仪表堂堂衣冠华贵的人来到面前,王敬伯赶快下拜,抬头一看,竟是裴谌。裴谌安慰王敬伯说:“人世间的官吏,久吃腥膻的食物,忧愁、贪欲的火在心中燃烧,背着它行走,困住你使你步履艰难哪。”裴谌把王敬伯请到客厅,坐在中堂,只见门窗屋梁都装饰着奇珍异宝,屏风帐幕都画着仙鹤。


不一会儿,四个青衣人捧着碧玉盘子进来,上面的器物珍贵奇异,都不是人间有的东西,摆上来的美酒佳肴也从来没见过。天快黑时,裴谌请王敬伯入席,点起了九色彩光灯,室内充满光华。有二十个奏乐的女子,一个个都是绝代佳丽,列坐在王敬伯面前。


裴谌对小黄头说:“王评事是我山中的朋友,由于修道的意志不坚,扔下我下了山,离别近十年,他才做到廷尉,他的心已经完全归入凡俗了,需要世俗的艺伎来让他开心,殿廷内的女乐人满足不了要求的话,你不妨在士大夫人家给他找一个女子来。如果近处没有美貌的,在五千里之内选一个也行。”


小黄头答应着出去了。那些奏乐女子就给碧玉筝调弦,弦还没调好。小黄头已经完成使命领着一个女子从西边的台阶上来,向裴谌下拜。裴谌说:“拜见评事。”王敬伯也连忙向那女子还礼。仔细一看,竟是自己的妻子赵氏。王敬伯惊讶得不敢说话,他妻子也很惊恐,不断地看他。裴谌让赵氏坐在玉石台阶下,一青衣人捧着玳瑁筝递给了她。


赵氏平时就很会弹筝,因此就让她和那些坐着的女艺人一起合奏以助酒兴。席间,王敬伯拿了一个深红色的李子扔给妻子赵氏,赵氏看看敬伯,把李子偷放在衣带里。那些女子演奏的曲子赵氏都跟不上,裴谌就叫她们随着赵氏演奏,并常常让其余的女子停下演奏以显出赵氏的独奏。歌曲和音乐虽然不是《云门》、《大韶》这样的九天仙乐,但旋律清亮宛转,让宾主敬酒酬答十分开心。


裴谌 王敬伯 修道

旋律清亮宛转,让宾主敬酒酬答十分开心。

天快亮时,裴谌召来刚才那个黄头说:“送赵夫人。”并说:“这个厅堂是九天画堂,常人是来不到的。但我过去和王(敬伯)有俗世外的交情,可怜他为俗世所迷,自己甘心赴汤蹈火,以聪明自毁,以心计害己,将沉浮于生死海中,上不了岸,所以才让他来这儿,使他开窍醒悟。今天一见之后,将来很难重逢。这也是夫人您的宿命,有机会来暂时游历,往返云山万重之遥,不辞劳苦。”赵夫人拜谢离去。


裴谌又对王敬伯说:“你让车马在这里留住了一宿,不会让郡里的官员惊惶吧,应该回去驿馆了。在你没有回京覆命前,有空时还可再来看我。尘世路漫长遥远,万愁攻心,努力自爱吧。”王敬伯拜谢辞别了裴谌。


王敬伯还有五天就要回京了,就又偷偷去找裴谌,想向他辞行。但到了樱桃园,门内再也没有裴谌的华贵府邸,满眼只是长满野草的荒地,他心中十分惆怅地回去了。


王敬伯到京城复命之后,回到自己家中,妻子赵氏全家都怒气冲冲地找他理论:“就算赵氏粗陋,不足以侍奉您,然而既已辜负了厚礼,也应该敬重她,上承先祖,下继后事,如此随便也罢,怎么还要用妖术把她弄到万里之外,娱乐别人的视听?红李子还在,足以证明她说的话,还有什么要避讳的!”王敬伯说了全部详情,并说:“当时我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看来是裴谌已经得道成仙,以此炫耀。”妻子赵氏也记得裴谌说的那些话,于是不再责骂王敬伯。


唉,神仙的变化真是这样吗?对人施幻术来迷惑人吗?当然不是常理能解释的。并且万物的变化,雀为蛤,雉为蜃,人为虎,腐草为萤,蜣螂为蝉,鲲为鹏,等等,书上记载下来的,已经不是常理能解释的了,更不用说超越眼睛能看见、耳朵能听见的,常理解释得了吗?


这虽然是一个过去小道修炼的故事,蘑菇街首页官网但是我们也可以从中明白一些道理:人有求道之心才能入道;入道后就应该知道“无求而自得”的更高的理,停留在把追求世间的荣华富贵这个目标转换成追求神仙的生活和长生不老也不行,这个强烈执著追求的心并没有去掉,只是换了一个目标,也不可能明白更高层的理;修炼人只有不断去掉人心执著,坚定地在修炼路上走到底,才能功成圆满,否则半途而废,功亏一篑,悔之晚矣。


 


标签:

最新推荐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热门标签最新品牌折扣

扫描二维码打开

周一至周六

9:00-22:00                  

蘑菇街首页  鄂ICP备18021670号-1  Copyright © 2010 - 2016 http://www.mogujiewang.cn/ All Rights Reserved